首页 > 都市小说 > 我从天界留学归来 > 第二十四章 约架!
    陈枫翻了个白眼,一脸的嫌弃,差点没一脚踹过去,“可以是可以,你先把它割了,再重新长过吧。”
    “一定得割啊?”张通脸皮抖了一下。
    “那不然呢?”
    陈枫耸了耸肩,灵肉种价值不高,他倒是不介意给张通搞一个,可这灵肉种的作用是生长断肢,补充残缺,你都没有残缺,它怎么给你补充呢?
    张通憋了一会儿,拍了拍陈枫的肩膀,突然哈哈大笑,“我逗你玩儿呢,我这么爷们儿,怎么可能不行!”
    “你又何必强颜欢笑呢!”陈枫也拍了拍他的肩膀,从张通的笑声中,听出了几分隐藏的悲伤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两人在路口的分别,张通打了个车溜之大吉,这儿距离华东街不远,也就隔着两条街,陈枫便没有打车,一路往家走去。
    夜风微凉,喝了几瓶啤酒,呼吸着并不新鲜的空气,大街上的车少了,人少了,少了很多喧嚣!
    这种感觉真不错,让陈枫能够静下心来,想很多的事。
    街角,手机响了!
    陈枫掏出手机看了看,是个陌生的号码!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    接通,路灯下,陈枫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!
    眼看着转过一个弯就是华东街了,陈枫挂了电话,却转了个身,拦了辆出租车,直接往东城而去。
    出租车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——
    绕城外,东城郊!
    “小伙子,前面就是建华钢厂,那厂子已经废弃十多年了,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烟,你大晚上的,一个人跑这儿来干嘛?”
    路越走越偏,越走越荒,司机心里面也渐渐的有点发毛,不时的从后视镜里偷偷看坐在后排的陈枫,眼神带着几分戒备。
    都十一点过,快十二点了,跑这么荒的地方来,太可疑了。
    陈枫端端正正的坐在后排,一路上都没怎么和司机交流。
    “有人和我约了一架,我过来看看!”
    陈枫微笑着回了一句,话说得很直白,一点都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    显然陈枫的答案让他有些错愕!
    “约架?”司机愣了一下,“打架可不好,像你这样的年纪,应该还在学校读书吧,要好好读书,不然将来就只能和我一样……”
    司机喋喋不休,语重心长。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地方,等他还想再劝两句的时候,陈枫已经付了钱,下车扬长而去。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一个人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约架,傻不傻啊!”
    司机摇了摇头,赶紧掉了个头跑了,他可不想惹上什么事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建华钢厂。
    这厂刚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,零几年的时候,因为经营不善,就已经倒闭了。
    这些年,东边是有一些发展,但并没有城南那么夸张,还没有发展到绕城外,所以,这一大片地,一直都还荒着,并没有人去开发。
    厂子的主体建筑都还在,不过到处都长满了杂草,大铁门已经倒了,墙也是斑驳得很。
    像这种地方,十天半个月恐怕都见不到一个人来。
    厂里能卖的东西,早就已经卖光了,剩下的就只有一座座破破烂烂,空空荡荡的厂房。
    天上一轮弯月,皎洁的月光在厂房外墙上印出斑驳的树影,风中招摇,张牙舞爪,像是一只只藏在暗处的魑魅魍魉。
    半夜里一个人来这里,还是需要一些胆量的。
    有一间厂房里,居然还有灯光。
    锈迹斑斑的顶棚上,挂着一个灯泡,也不知道从哪里引来的电,灯光把整个厂房照得通亮。
    厂房里很宽敞,到处摆满了生锈的铁架子,角落里还放着几个重叠起来的集装箱。
    在集装箱的上方,一根弯曲的铁柱子上,绑着一个人。
    “哥们儿,你还真来啊?”
    一个声音传来,正是那集装箱上的人。
    声音十分的虚弱。
    陈枫直接走了过去,右脚在地上一跺,便飘上了集装箱。
    “卧槽?”
    走到那人的面前,陈枫看清了那人的脸,差点没被吓着,“朋友,你贵姓啊?”
    只见这人脸上的皮肤松弛,到处都是褶皱,看起来像个鬼一样,奇丑无比。
    “枫哥,你没有看错,我啊,胡飞!”那人虚弱的道。
    听声音,的确是胡飞。
    不过,眼前这个胡飞,完全和陈枫记忆力那个肥得像猪一样的形象截然不同,整个人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,蔫了的柿子一样。
    “西门家干的?”
    陈枫微微的皱了皱眉头,以前多么圆润的一个人啊,这是遭受了怎样的折磨?
    这模样都能记录到山海经里面去了!
    胡飞一下子就哭了,“这帮禽兽,喂我喝了两天的特效减肥茶,我特么实在是撑不住了,他们拿了我的手机,把通讯录里的人挨个的问了一遍,枫哥,你不该来的……”
    难以想象,这么一条汉子,居然哭成了这样。
    两天时间,起码减了两百斤肥肉,这是视人命如草芥,太罪恶了!
    陈枫有些怒了!
    屈指一弹,绑在胡飞身上的铁链瞬间崩断!
    胡飞早就撑不住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“啪,啪,啪!”
    这时候,门口传来一阵掌声。
    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,三十多个穿着黑色西装,戴着墨镜的平头大汉,从四面八方鱼贯而入。
    中间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,穿着唐装布鞋的中年男人。
    鼓掌的正是此人。
    一张国字脸,看上去正气阳刚,不过眉宇之间却是透着几分无法隐藏的阴鸷!
    看到这个男人,胡飞如同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。
    “小心这个人,他是西门家的老三西门豹,六星火系宗师……”
    胡飞的声音在颤抖,这个家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。
    六星火系异师么?
    陈枫的目光在西门豹的身上停留了一下,直接从集装箱上跳了下来。
    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还没等陈枫开口说话,那群黑衣壮汉就已经哗啦啦的将他围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排场不小,大晚上的,戴着墨镜能看清路么?”陈枫冷笑了一声,面对这等阵仗,完全看不出来有半点的害怕。
    都是异能者,陈枫能够感觉到这些人身上澎湃的火焰能量,境界都在异师境界,四星到六星不等。
    西门豹有些异样的看着陈枫,“果真是英雄出少年,你就是陈枫?你就是那个雷系异人?”
    “刚刚打电话的是你吧?你把我叫来,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?”陈枫淡淡的回问了一句。
    “好,好,有胆色!”
    西门豹压抑着心中的火气,陈枫的态度,让他感觉到了冒犯,“那你应该知道,我叫你来,是为了什么吧?”
    陈枫耸了耸肩,“西门杰是你的儿子?他太嚣张,我帮你教训教训而已,只是没想到他太弱,我也没控制好力量……”
    西门豹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不管杰儿做了什么事冒犯了你,我也不管他做的对不对,他是我西门家的人,轮不到外人来教训……”
    顿了顿,西门豹接着道,“我知道,你有点背景,不过这里是蜀都,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,既然你犯到了我西门家的头上,我要是没有点表示,却是要让人看低了……”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陈枫明显能感觉到西门豹的愤怒,这家伙是恨不得立刻一把火把自己烧成渣啊。
    “首先,我没有什么背景,其次,我也不是什么强龙,所以,你想怎么表示?不用顾忌!”陈枫打断了西门豹的话。
    先前,三叔可还说过要帮忙解决他和西门家的矛盾,现在看来,三叔有点掉链子啊。
    此时此刻,西门豹的心中也在挣扎,早些时候,他的大哥西门龙已经专门警告过他,西门杰的事到此为止,让他不要再追究。
    那个时候,西门豹就已经隐约感觉到,这个打伤他儿子的人,恐怕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。
    但是,西门豹心里窝火呀,儿子差点被人打死,难道自己就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么?
    敢情不是你儿子被打了,我要是不搞点事,那我还是西门豹么?
    越想越窝火的西门豹,纵观整个蜀都,就没有一个世家大族姓陈的,能让西门家忌惮,那多半是外省的子弟。
    在蜀都,西门家才是主场,你一个外省子弟,就算再有能耐,不夹着尾巴做人就罢了,居然还敢伤我西门家的人?
    老大是胆小怕事惯了,西门豹并不认为教训一个外省子弟会是什么大事,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。
    越想越窝火的西门豹,最后还是选择了违抗家主令,必须要让这个伤了自己儿子的家伙付出代价。
    尤其此刻看到陈枫那无所谓的态度,西门豹更是火,连假笑都直接省了,指着陈枫道,“你是后辈,我也不为难你,你打了我儿子一掌,我也回你一掌,你如果能抗得下来,那么,咱们两清,抗不下来,那就算你倒霉!”
    六星火系宗师的一掌,且不说力量如何,他这一拳所带的火元素伤害,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    西门豹事先已经调查过,陈枫只有九星异师境界而已,身为六星宗师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,有点掉价,不过,看得出来,他是对陈枫起了杀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