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修真小说 > 陆少的暖婚新妻 > 第2599章 幼稚的男人
    程西西在酒店里,一副女主人的姿态,来来回回在现场巡视着。
    她的想法很简单,她要用这场奢华的晚宴把高寒镇住。
    她要让他知道,她程西西是独一无二的千金小姐,她喜欢上他是他的荣幸。
    程西西拿出手机,在富二代群里发了一条消息,“你们什么时候来,东西都准备好了。”
    程西西欣喜的等着他们回复,然后这一次,他们不像往常那样激动。
    过了两分钟后,只有两三个人回复了个收到。
    程西西微微蹙眉,他们这是什么情况?
    她是不是太给他们脸了?
    **
    陆家。
    陆薄言从公司回来,他车上载着沈越川和叶东城。
    沈越川和叶东城两个人一起去了C市,陆薄言和叶东城合作的项目进展非常顺利。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大家心情都相当不错。
    “叶总,你老婆最近口还那么重?”沈越川问道。
    叶东城瞥了沈越川一眼,他就不想搭理沈越川,“沈总,你老婆口重,那是她身体需要,你不能老说你老婆是跟我老婆学的。”
    沈越川嫌弃的看了一眼叶东城,“芸芸从来没吃过猪头肉,猪肘子,烤全羊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沈夫人跟着你也太受罪了吧,这种普通食物都没吃过?”叶东城的语气里一副傲娇。
    “你……孕妇吃这么油腻不好。”
    “什么不好?你媳妇儿吃大鱼大肉的时候,你不也挺开心的吗?”
    “我开心什么?”
    “沈总,你的腰带至少松了两个眼了吧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沈越川闻言一愣,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随即他靠向坐在副驾驶的陆薄言,小声的问道,“我胖的这么明显?”
    陆薄言回过头来,打量了他一眼,他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沈越川一见,立马“啧”了一声,他随后靠在车座上。
    “东城,我看你最近似乎也胖了。”陆薄言看着沈越川那模样,他随口说道。
    陆薄言虽是“随口”,但是明显能看出他在帮沈越川。
    毕竟,沈越川是自己小舅子嘛。
    叶东城悠闲的靠在座椅上,轻飘飘的来了一句,“也就涨了十斤。”
    闻言,沈越川哈哈大笑了起来,陆薄言微微一笑,坐正了身体。
    叶东城倒是不在意,“男人嘛,胖就胖点了。能满足媳妇的口舌之欲,无所谓了。”
    纪思妤和萧芸芸现在都犯一毛病,俩人自怀孕来,只有那么一阵难受了两天,但是后面都是胃口极好。
    而且每顿都是无肉不欢,叶东城和沈越川自是使劲浑身解数带着自己媳妇儿吃吃吃。
    但是,她俩本来就是瘦子,再能吃能多少,不过就是眼大嗓子眼小罢了。
    每次点一桌子吃食,最后还得靠自己老爷们儿吃光光。
    所以在自家老婆孕期,叶东城和沈越川都肉眼可见的胖了。
    叶东城原本的脸也是有棱有角,十分帅气的,现在变圆了,整张脸就跟充气了一样,圆润饱满。
    而沈越川的腰围直接大了一圈,穿原来的西装裤和衬衫,显然紧绷了。
    就这样,这俩男的还在这互相伤害呢。
    这时,沈越川的手机响了,沈越川一看来电,是萧芸芸。
    沈越川一下子坐直了身体,俊脸上带着温柔的笑
    意。
    “芸芸,身体怎么样,有没有不舒服?”沈越川关切的问道。
    “越川,你什么时候回来呀?我饿了~~”电话那头传来萧芸芸娇娇的声音。
    “快了快了,在路上了,芸芸你别急哈。”
    “嗯,人家等你~~”
    随后沈越川甜甜蜜蜜的挂了电话,他还得意的看了叶东城一眼,那意思像是在炫耀,我老婆给我打电话了,你老婆呢?
    叶东城撇了沈越川一眼,他表面上不在意,但是却时不时的看手机。
    算了,纪思妤不给他打电话,那他给她打好了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东城的手机也响了。
    一见来电人,叶东城直接拽了沈越川一把,十分得意的把电话给沈越川看。
    ——看了吧,老子媳妇儿也打电话来了。
    一接电话,叶东城便用那种和他的长相十分不符的声音说道,“老婆~~想不想老公啊?”
    陆薄言:……
    沈越川:……
    司机手抖了一下。
    “老婆,我马上就到了,你乖乖的不要乱跑。晚上想吃什么,我带你去吃。”
    沈越川一脸嫌弃的看着叶东城——油腻!
    “东城,我在陆总家。”
    “嗯嗯,老婆,我马就到了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叶东城还恋恋不舍的看着纪思妤的电话号码。
    叶东城开口,“你们说,这是不是夫妻之间的默契啊,想什么来什么,刚想到她,她就来电话了,你说气人不?”
    沈越川撇了叶东城一眼,“一般离过婚的人都有这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感,而我们就不一样了。甜甜蜜蜜了这么多年,早就习惯了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沈越川一下子,打击到位,叶东城哑了。
    沈越川见叶东城这模样不由得问道,“叶总,你不会还没复婚吧?”
    叶东城怔怔的看着沈越川,“我操,我光记得求婚了,我把这茬忘了,我忘记我们离婚了。”
    闻言,沈越川放声大笑了起来,就连陆薄言也笑了起来。
    “你这跟人老婆长老婆短的,你们还不是合法夫妻啊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沈越川真是不稀得打击叶东城了,就这样还好意思在他们面前秀恩爱。
    “沈总,打人不打脸。”
    “哦,我就要打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幼稚。”
    “愚蠢。”
    沈越川和叶东城像两个小朋友一样,在打着嘴仗。
    “马上就到家了,你们不会想让自己老婆看到你们幼稚的样子吧?”陆薄言适时开口。
    叶东城和沈越川互相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,便都没有在说话。
    “东城,你太太一直来我们家,你说这是为什么?”陆薄言问道。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叶东城怔怔的看着陆薄言,他哪里知道啊,“这……思妤和陆太太关系好吧……”
    叶东城非常没底气的说道。
    陆薄言通过后视镜看了叶东城一眼,没有说话。
    “你老婆肯定嫌弃你。”沈越川在旁边补刀。
    “沈总,你闭嘴。”
    “叶总,我说你这是榆木脑袋啊。你老婆过了年就要生了,你俩这还没有复婚,以后孩子生了都
    没上户口,没办法打疫苗,说白了就是黑户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操!”
    这事情严重了。
    叶东城大手一拍脑门,“我傻了。”
    “赶紧着,明天一大早就去民政局,把这事办了。”沈越川都替他着急,这一天天的,都不知道叶东城在干啥。
    “行行。”
    叶东城当初和纪思妤求婚,一下子被幸福冲昏了头,俩人又这么甜蜜,他就把离婚这事儿给忘了。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和纪思妤求婚后,俩人你侬我侬的,但是叶东城就不说复婚这事儿。
    这让纪思妤怎么想?
    肯定是心灰意冷,觉得叶东城没把她放在心上。
    叶东城仔细回忆着,最近他出差,纪思妤对他不冷不热的,想必是在生他的气了。
    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叶东城,此时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,整个人都蔫了。
    “叶总,你老婆如果不和你复婚,这回头生孩子只能去私人医院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未婚有孕,孩子没有爸,正规医院没法接生。你这老婆孩子无依无靠的,着实可怜啊。”
    叶东城这边的早就是千疮百孔了,而沈越川还在刺激他。
    陆薄言通过后视镜看着叶东城,他又看向沈越川,俩人对视一眼,陆薄言的眸光对沈越川多了几分警告。
    差不多就得了,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有多坚强。
    再者说,他们都是为情难受过的男人。英雄难过美人关,自古如此。
    沈越川在一旁憋着笑,而叶东城则苦着一张脸。
    此时,车子戛然而止,停在了别墅门前。
    陆薄言打开门,西遇和小相宜两个小宝贝便跑了过来。
    “爸爸~~”
    “爸爸~~”
    陆薄言蹲下身,直接将一儿一女抱了起来。
    小相宜搂着陆薄言的脖子,“爸爸,宝贝好想你哦~”
    陆薄言宠爱的亲了亲小姑娘的脸颊。
    西遇一张小脸,微微蹙着眉,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陆薄言。
    “爸爸,我也要亲亲。”
    闻言,陆薄言笑了起来,他也亲了西遇一下。
    亲过之后,西遇便眯起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    小相宜开始的和哥哥手拉着手,陆薄言抱着一双儿女直接进了门。
    叶东城在后面看着,眼里充满了羡慕。
    这时沈越川站在他身边,想着摆个双手环胸的动作,但是因为他最近胖了,衣服有些紧,这个动作他胳膊不好抬。
    “叶太太……哦不对,纪小姐真不容易。一个人无名无分十月怀胎……”
    “沈总,我错了,我再也不惹你了,您能别刺激我了吗?我要是跟我媳妇过不幸福了,我就去你们家住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你来我们家干什么?”
    叶东城看着沈越川,“是兄弟,就有福同当,有难同享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沈越川一脸嫌弃的看着他,“谁跟你兄弟。”
    说着,沈越川就朝屋里走去。
    “沈兄,沈兄,你等等我。”
    “你起开。”
    “沈兄,沈兄,别急啊,等等我。”
    叶东城可真烦人啊。